当前位置:金戴斯财经中科云网深陷被操纵泥淖 “遥控”授权埋藏纠纷
中科云网深陷被操纵泥淖 “遥控”授权埋藏纠纷
2022-11-08

命途多舛的中科云网(002306.SZ),其控股股东又有了新的麻烦。据1月16日早间公告,中科云网于近期代控股股东孟凯收悉某检察院送达的《询问通知书》,主要内容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二条的规定,兹因侦查刑事案件需要,请你于2017年1月20日前接受询问,询问地点:北京。”

中科云网深陷操纵泥淖

虽然中科云网表示已将上述《询问通知书》电子文件转达孟凯,但其能否如期前去接受询问,目前尚是未知数。

按照此前披露,孟凯自2014年国庆长假后离境,至今已滞留境外两年多未归,而中科云网尚未收到孟凯明确回国意向的通知。“孟凯目前是在国外,不清楚他为什么还不回来。”中科云网工作人员1月16日对记者说。

“遥控”授权埋藏纠纷

身在境外的孟凯,尽管已经在2015年初辞去中科云网董事长、董事、总裁等职务,但其作为控股股东,仍然“遥控”着中科云网。

根据此前公告,孟凯辞职后,提议万钧接任中科云网总裁、董事和董事长等相应职位,而万钧刚于2014年5月从中科云网辞去董事兼副总裁职位。

但万钧任职仅半年,其职务又于2015年7月被王禹皓取代。与万钧不同的是,孟凯于2015年11月3日签署了若干经公证的《授权委托书》,授权王禹皓享有充分行使控股股东持有的公司股权的相应股东权利。

然而,王禹皓的“好景”也不长。

按照中科云网1月16日早间公告,公司近期与孟凯沟通得到信息,孟凯于2016年12月29日通过公证程序,撤销了自2017年1月1日起王禹皓作为孟凯受托人的所有权利。同时,授权陈继享有孟凯的第三届及第四届董事会董事、监事会监事的提名权。

而陈继亦向中科云网确认,2016年12月29日,孟凯已通过公证委托陈继代表孟凯作为中科云网大股东,享有第三届董事会和第四届董事会的董事、监事提名权,其股份的表决权已委托第三方(非王禹皓)。

对此,中科云网提示称,鉴于上述情况显示的孟凯授权和此前孟凯对王禹皓的股东授权不一致,如部分或者全部情况属实的,有可能引发争议,并可能进而引起法律纠纷。

对比发现,孟凯对王禹皓的股东授权显示,自授权委托书签署之日起,本次委托事项不可撤销地授权给王禹皓,直至委托人(孟凯)将与标的股份相关的个人债务全部清偿完毕为止。公告还表明,孟凯名下全部1.8156亿股中科云网股权(占总股本的22.7%)以及其他资产均被司法查封,并被多家法院轮候查封,已经丧失变现能力。

而陈继通过电子邮件发给中科云网的《授权委托书》图片内容显示,孟凯于2016年12月29日签署了经公证的《授权委托书》,其主要内容为委托陈继代为行使中科云网第四届董事会董事提名权,委托期限自本授权委托书签署之日起1年。

不过,中科云网表示,公司并未收到上述《授权委托书》文件原件及有关公证文件原件,也未收到孟凯对王禹皓授权撤销的文件以及孟凯授权陈继享有其他提名权的文件。

“就是说,(孟凯授权及撤销授权)存在一些有争议的东西,(是否存在纠纷)要看后续的进展。”前述中科云网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但对于王禹皓对此有何看法和意见,上述中科云网工作人员却未予回应。

公开资料表明,目前,王禹皓仍然是中科云网董事长兼总裁,并且中科云网已于1月6日公告称,虽然其第三届董事会、监事会将于1月20日届满,但第四届董事会董事候选人、监事会监事候选人的提名工作尚未完成,换届选举工作将延期举行。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取代王禹皓获得孟凯授权的陈继,系在中科云网2016年10月27日举行的董事会会议上,由孟凯的授权代表王禹皓提名为第三届董事会董事候选人,并在同年11月10日的股东大会上获得通过。

“倒卖”3000万债务悬念

不仅授权前后矛盾,孟凯在免除中科云网财务资助的债务方面,也令人感到莫名其妙。据中科云网公告,其于2016年12月28日收到克州湘鄂情(6.210,-0.32,-4.90%)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克州湘鄂情)免除债务同意函称,同意自2016年12月29日起,免除中科云网因财务资助对克州湘鄂情所形成的债务共计3000万元。中科云网无需再向克州湘鄂情偿还该款项,克州湘鄂情同意放弃对该笔债权的所有权及追偿权。

由此,中科云网表示,本次被免除的应付债务3000万元将计入资本公积,公司所有者权益将增加3000万元,将对公司的财务状况产生积极影响。而其2016年前三季度亏损额为1887.06万元。

但此举同样波折横生。1月16日早间公告显示,近期,中科云网收悉董事陈继关联方上海高湘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高湘)发来的电子邮件,称其与克州湘鄂情于2016年9月29日签署《债权转让协议》,上海高湘以3000万元对价购买克州湘鄂情对中科云网的3023万元财务资助,并按照孟凯的指示,分别向指定账户支付了3170万元。上海高湘认为,其系中科云网债权人,克州湘鄂情免除债务应是无权处分之行为。

“公司收到免除债务同意函时,根本不知道克州湘鄂情跟上海高湘签署了这么一个协议。”前述中科云网工作人员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该工作人员还透露,上海高湘的实控人是陈继,克州湘鄂情则由孟凯控制。公告也称,孟凯与克州湘鄂情是一致行动人。

但问题在于,既然孟凯已经同意并已发函免除中科云网债务,如今作为孟凯的授权代表陈继,为何以第三方身份提出异议?孟凯在“倒卖”债权之后又同意免除,意欲何为?

而从上述时间点来看,陈继进入中科云网董事会,是在上海高湘购买克州湘鄂情对中科云网的债权之后,并且其在克州湘鄂情免除中科云网债务后又获得孟凯授权,这一系列行为充满了迷雾。“反正目前的事实就是这么一个情况。”上述中科云网工作人员说。

中科云网公告亦认为,克州湘鄂情免除公司债务依法具有约束力,“根据《合同法》规定,即使克州湘鄂情转让债务给上海高湘属实,相应的债权转让对中科云网并不具有法律约束力。”

但中科云网同时提示,若该笔3000万元财务资助最终不能豁免,则公司的净资产将为负值,将导致公司股票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去年三季报显示,中科云网的每股净资产仅为0.0006元。

“是否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还是一个不确定的东西,要看年报出来是什么状态。”上述中科云网工作人员认为。